有拖延症的柒爷

浮云无归,静默无声。

© 有拖延症的柒爷

Powered by LOFTER

【家教里纲】The other side of the sea(海的彼端)02

这章算是过度。

表示我写着写着突然觉得里包恩×狱寺也很萌怎么办。。

上一章的反响比我想的要好,老实说我本以为人鱼梗会比较冷门来着。。

感谢所有支持的小伙伴们,你们的评论就是我的动力

最后请允许我不要脸的求蓝手红心【滚地卖萌

百度贴吧同步更新中http://tieba.baidu.com/p/4342880446?pid=83672210781&cid=0#83672210781

==============================================

02

 “......”

    “我得提醒你,无论你愿意与否,都没有拒绝的机会,你是我们至今为止发现的第一条活着的人鱼,而作为一名资深海洋生物学家,我也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处在弱势的是你。”

    “我不想伤害你,所以,放轻松,只要配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明白了吗?”里包恩放缓了语气,伸手试着抚摸那颗湿漉漉的脑袋让他冷静下来。

    纲吉抬起头呆呆地看着里包恩,显得像只小动物一样有些迷茫,又有些警惕,但总的来说完全称得上温顺。

    察觉到手下的人鱼似乎不再那么抗拒研究项目的事,里包恩轻舒了口气,收回了手,打算起身离开,但刚转生便被一股不小的力道抓住了裤角,只得无奈的转身。

    “你希望我留下来么?”

    人鱼只是望着他,眼里透露出些许乞求的味道。

    里包恩先前说的没错,他是真的很害怕,她被人强行带离了海洋来到这里,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未知的,他试图表现的温顺但恐惧从未消散。在此之前的每一个人都用一种想要将他解剖研究的眼光看着他,而里包恩——虽然里包恩本人也对于研究人鱼感兴趣——却是第一个注意到他的感受甚至表现出想要安慰他的举动并与他交流——尽管他很难理解那些话语中所隐藏的意味——然后,就像雏鸟情结一样,下意识地不愿他离开。纲吉虽然不了解人类,但他清楚这个看上去不近人情的男人可能会是他在这片区域里唯一的依靠。

    里包恩伏下身,试图让那只手松开自己的裤角,“冷静点,我还会再来的,但你如果再不放手——你想去三途川么?”语气中隐隐带着威胁的意味。

    没错,他在意这条人鱼,但只是出于科研员的本能再加上那么点同情,但刚才的对话老实说让他很不愉快,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纲吉松开了手,目光飘忽不定,半是畏惧半是惊讶,尽管不知道人类口中的“三途川”是什么,但多少也能猜到不会是什么好地方,刚才里包恩所透露出些许戾气让他意识到眼前的人并非像他所表现的那么在意自己。

    “好了,我还会再过来的,现在,安静下来。”按下心头的不悦,里包恩开口再度坐下承诺的同时也下达了命令,他本就不是那么好脾气的人,作为研究对象来处理,鞭子和糖一起上才是正道。

    里包恩站起身来,扶了扶帽檐,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一会,便转身离开。

    “所以,你今天要正式开启项目了?”拉尔·米尔奇说到,这个外刚内柔的女性从一开始就不怎么认同这个项目,尽管这十分重要。

    “嗯,下午会光从基本测量开始,上次让他到海豚池是为了消除防备,现在也是时候。”里包恩不咸不淡的说到,帽檐的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距离初次见面已有一周之久,纵然那条人鱼——纲吉依旧对人的存在感到害怕,但对自己的存在却有一种近乎依赖的心理,这让他颇为头疼,雏鸟情结的存在会让他出现决策上的偏差。

    告别了拉尔已是下午一点,此刻测量应该已经开始,但远远的便听到的吵闹声让里包恩皱了眉,不禁加快了脚步。

    按照原本的计划,工作人员先要将纲吉从水中带出来,但当人们将纲吉提出水面时遭到了激烈的反抗,人鱼身上所覆的一层滑腻物质让他如同一条泥鳅般难以把握,以至于下一秒便被重重地摔在地上,锋利的尾鳍将工作人员的手割开,还有个别干脆被狠狠地拍进池中,惊的海豚们四处游窜。

    人鱼试着将自己的上半身撑起来,但此刻潮湿的地面和他身上的物质都让这一过程艰难无比。

    人们低估了人鱼的力量,互相搀扶着远远的靠在一边,纵然这条人鱼此刻狼狈不堪,也不愿接近。

这便是里包恩所看到的场景。

 

    “纲吉。”

    熟悉的声音让人鱼动作一僵,仓惶地抬起头,一时间方才所有的凶狠都消失不见,如同做坏事被主人发现的宠物,缩成一团,可怜的不行。

    “我假设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

    纲吉仰着头用一种湿漉漉的眼神看着他,喉结上下滚动一番,发出小狗般的呜咽。

    里包恩看着他隐晦不明的神色看不出在想什么,半晌,他给四周的人们投去一个凌厉的眼神。

    “还愣着干什么?”

    人们回过神来,七手八脚的将其抬起来放入一旁早就准备好的水槽中,开始测量他的身长,臂展等数据,这期间里包恩没再多说什么,只是严厉地监督着工作人员的动作。

他不喜欢他,真的很不喜欢,但心中似乎总有个个声音在说,不希望他疼。

 

黑色的意大利手工制皮鞋随着步伐在地面上敲击着,听到熟悉的脚步声,纲吉可以说是立刻便从水池的角落里游了出来,双手搭在池边,小心翼翼的探出半个湿漉漉的脑袋,眼底的期待目光在接触到那个熟悉身影是变为了发自内心的愉悦。

里包恩自然把他的小眼神看得一清二楚,不禁有些哭笑不得,那场开头极其失败的测量之后纲吉的的表现一直很好,总是不声不响的配合着研究人员,说是乖顺也不为过。人鱼的配合让研究项目的进展远远超乎意料,如今他们对人鱼的了解已经多了不少,从纲吉口中他们也得知关于人鱼和人类的爱情故事中也有一小部分是真的,首当其冲的人鱼确实能上岸走路,只不过要等到成年才行——想到这里包恩不禁感到可惜,对于从鱼尾变为腿的过程他是真的很好奇,真是太可惜了——另一方面人鱼的智力也让人惊讶。当其他研究员得知纲吉会说话时完全是一幅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的表情——真的是蠢透了,里包恩想——而当纲吉表现出与所有人类少年相同的智力时——里包恩已经不想在回想他们的表情了——里包恩倒是因此注意到一个叫狱寺隼人的年轻人,作为仅有的一个能保持冷静的研究员到让里包恩多看了几眼。

言归正传,纲吉的种种表现都令人惊喜,这让他那一点小小的任性得到了原谅——里包恩看了一旁被挑挑拣拣过的午餐不动声色地想——反正是他自己不吃的,即使饿了也应该没什么怨言才对。

“里包恩先生!”狱寺隼人从一旁走了过来。

“来做体检的?”里包恩看了眼狱寺手中的箱子说道。

“嗯。”狱寺走到池边蹲下来,从箱子里拿出血压计,以一种极其尊敬的、好像在做什么伟大事业、甚至可以说的夸张——里包恩表示他绝对听出了一种为能给纲吉量血压而感激的情感——的口吻对人鱼说道,“纲吉先生,我来为你测血压。”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将袖带伸向纲吉,可这原本正常的举动硬生生被狱寺做成了好像授勋仪式上的礼仪小姐,满怀期待的看着仰慕已久的人带上从自己手中托盘里拿出的勋章。

人鱼似乎有些被吓到了,这段时间他的身体情况一直不太稳定,因此每天都有人来给他检查身体状况,量血压、量体温还有其它一些有的没的,但从未有人有这般庄重的神情,这个人他之前没见过,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就这么呆呆地看着,任对方的手就这么尴尬的悬在空中。

年轻人像是吓坏了,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磕磕绊绊的说道,“纲……纲吉先生,我、我是来给你做检查的,我、我……呃、你、你应该不、不认识我,呃,我叫狱、狱寺隼人,您叫我狱寺就好……”

没有得到回应,年轻人满脸崩溃的看向一旁的里包恩,传达了求救的信息。

这孩子颜艺不错,里包恩漫不经心的想着,对研究足够上心,对人鱼足够尊敬——事实上有些尊敬过头了——年纪轻轻能加入这个研究项目说明智商够高,除了定力不够,其他都还不错,这样的人打下手太可惜了,也许他可以把他拉进研究小组里,一边想着,里包恩一边将目光转向一旁的人鱼,对方显然不在状态,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快把一个年轻人给逼疯了——啧,那副样子真是蠢死了。

“喂,蠢纲。”

熟悉的声音,不熟悉的称呼。

“……诶?”

“该测血压了,蠢纲。”

很好,以后就这么叫了。

 

 

“里包恩先生!”后面的狱寺叫着跑过来。

里包恩停下脚步,不明所以地看向他。

“十分抱歉!”附赠一个90°鞠躬,“是我太不专业了,不仅吓到了纲吉先生,而且还劳烦里包恩先生帮忙,真的十分抱歉!”

现在的年轻人思想都这么奇怪吗?

不过没关系——既然他自己都觉得抱歉……

——“我很失望啊,狱寺。”里包恩扶了扶帽沿,恰当的阴影是他的神情看上去晦暗不明,正好挡住了眼中的戏谑,“我本来还以为你会是个不错的苗子的。”

年轻人看上去快要哭了。

“这样吧,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里包恩心情愉悦地捻了捻他那卷卷的鬓角,“之后纲吉的体检就交给你了,如果你表现的好,我就让你进组,如何?”

狱寺有些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眼中满是激动。

“怎么,不愿意?”

“不!真的十分感谢!请交给我吧!我一定会完成给纲吉先生体检的任务的!”

又是一个90°鞠躬。

 

 

纲吉趴在池边上,歪着脑袋看着门外激动的年轻人和一如既往优雅的男子——人类真的很奇怪啊。

不过自那之后,便一直都是狱寺隼人来负责人鱼的身体检查乃至饮食起居了,而他也和这位容易激动的人类少年成了朋友,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发表于2016-02-09.12热度.